鑫星游戏 - 棋牌

汇聚全球精彩分享
领您探索未知国度

汉十奇迹:“无中生有”成现实

  11月29日,汉十高铁通车首日,列车在荆楚大地穿行。(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田悦 李溪 摄)

  11月29日,汉十高铁汉口站首发列车G6817前,旅客拍照留念。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田悦 李溪 摄)

  11月29日,十堰市文旅局欢迎游客坐高铁游十堰。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田悦 李溪 摄)

  千里汉十,如巨龙穿行鄂西北,福泽沿线万人民。巨龙是如何诞生的,又是如何一步一步成长的?汉十高铁开通前夕,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多方采访,予以揭秘。

  2011年一天傍晚,中央党校校园林荫道上。正在这里学习的一位湖北省领导和当时的中国铁路总公司的一位领导晚饭后散步聊天,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谈起了湖北的铁路建设。

  “湖北的铁路发展不够,需要补短板”“湖北地形狭长,东西通道尤为重要”……不知不觉,话题集中到了鄂西北。两人都认为,襄随十城市群作为湖北重要的经济走廊,有必要加快铁路建设,拉近与武汉城市圈的沟通距离。

  然而,此时国家相关铁路规划并未涉及鄂西北。省领导的脑海里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可否修一条至十堰的高速铁路?

  想法一经提出,省委省政府大力支持。湖北迅速行动,一项关于修建汉十高铁的申请送到国家发改委、中国铁路总公司。

  然而,湖北没有等来好消息。国家发改委认为,国家“十一五”“十二五”规划中没有该项目,不予支持。铁总回复:既有汉丹铁路线刚完成电气化改造,可适当增加车次提升运力,没有必要修建高铁。

  “当时国内的主流观点是,高铁是连接大城市的快速通道,汉十沿线都是中小城市,经济体量不够,客流量无法支撑高铁运行。”省发改委一名参与项目申请的知情人士透露。

  省领导带队多次赴京沟通。最终,湖北获得许可:可以自主建设一条时速250公里的汉十城际铁路,但不纳入国家铁路主干网。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2013年,习总书记视察湖北,要求湖北“建成支点、走在前列”,并提出了具体要求。

  历史机遇来临,决不可放弃。省委省政府迅速行动,主要领导带队奔赴北京提出申请:由湖北省主导出资、修建汉十高铁,时速350公里。

  2014年1月,我省启动汉十高铁建设前期工作,成立了由常务副省长担任指挥长的武西客专指挥部,规格之高前所未有;2014年4月,省政府召开专题会议,宣布启动汉十高铁建设;2个月后,汉十高铁可研报告出炉,上报国家发改委。

  此时,湖北又迎来叠加的历史机遇——长江经济带发展入列国家战略。2014年6月,汉十高铁规划被纳入长江经济带综合立体交通武西(武汉至西安)客专规划,成为《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中福银高铁的重要组成部分,时速350公里。

  经协商,省政府与中国铁路总公司达成协议:双方按照8020的股比合资成立汉十铁路公司,由湖北省政府主导建设汉十高铁。

  至此,汉十高铁“无中生有”“有中生新”“新中生优”,从设想走向现实,并成为中国第一条由地方政府主导投资、主导建设的高铁。

  铁路项目审批流程复杂,如果按照传统的审批模式,汉十高铁最快也需要2-3年才能获批。

  “湖北的发展等不起,我们要创新机制,加快推进。”省领导亲自挂帅,沿线各市州、相关省直部门齐刷刷行动起来。省发改委、当时的省国土资源厅等部门派出专班常驻北京,直接对接相关部委。

  原省铁路办负责人介绍,以往对铁路项目是审批制,先报国家发改委批复,再到各部委办理其他手续。然而,汉十高铁是以汉十铁路公司作为企业投资类项目上报,程序相反:先获得原国土资源部、生态环境部等相关部委的10多个要件,再汇总到国家发改委办理核准。然而,受限原有程序及思维,在未看到国家发改委批复的情况下,相关部委对汉十高铁项目比较谨慎。

  针对这种情况,省委省政府频繁报告情况、主动沟通,终于迎来转机:国家发改委开辟绿色通道,在湖北办理相关要件的同时,国家发改委启动预评估工作,两项工作同步进行。消息一出,汉十高铁要件办理开始提速。

  省发改委副主任潘幼成称,这种并联审批、平行作业的方式,是前所未有的创新,大大缩短了汉十高铁的批复时间。

  国家层面创新审批的同时,我省也加快进度。相关厅局派专人为汉十铁路公司服务,讲解相关政策,填写申报材料,并加大与部委的对接力度。此间,部分厅局负责人为了汉十高铁,一年跑北京40余次。

  部省合力,效果显现。2015年2月,汉十高铁项目获国家发改委立项核准,当年12月实现全线开工。

  就这样,一年完成过去需要三年左右的前期审批,刷新了国内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前期工作推进纪录,成为国内首条采用核准模式批复的高铁项目。

  汉十铁路公司协调部的王定荣摊开资料介绍,拆迁面涉及4个市州17个县市区65个乡镇260多个行政村,拆迁面积达83.6万平方米,补偿拆迁安置资金30多亿元。

  “4个月完成拆迁任务,基本实现‘零违种、零违建、零上访、零强拆、零伤亡、零后遗症’,为工程按时顺利开工打下坚实基础。”

  “将拆迁任务计入当地资本金。”这是关键一招。这一重大创新,对于不少财力不足的地方政府而言,是重大利好。

  过去我国修建铁路,几乎都是国家主导,地方配合,资金问题、工作力度都会影响拆迁进度。汉十高铁是我省投资占大头,建设管理担主责。

  沿线的各级政府承担拆迁主体责任,汉十公司及时确认房屋征迁面积,按照包干的标准,计入当地资本金筹措任务。该举措有效落实了属地拆迁的主体责任人,同时调动了地方政府拆迁的积极性。

  省铁投集团董事长黄建宏介绍,“三包”是汉十高铁创新管理模式,优化管控手段的成功尝试。即:与汉十高铁项目沿线各级地方政府签协议,按照“包任务、包进度、包费用”进行拆迁,地方按拆迁安置补偿标准和节点要求完成征地拆迁。

  汉十高铁途经襄阳市5个县市区,全长180公里,征地面积约1.2万亩,拆迁面积约43.7万平方米,征迁任务非常艰巨。而谷城,又是其中最难啃的硬骨头。

  听说高铁通了后,到云南看子女更方便了,茨河镇陶湾村的吴义春爽快答应将6年前兴建的房屋拆迁;城关镇粉水社区,智障人马义珍的大儿子是聋哑人,母子俩靠低保生活。面对征迁,小儿子把母亲和大哥接到家中照顾。马义珍的小儿媳说:“高铁从我们这里过,是我们回报国家的好机会。我们要冲在前面,当好带头人。”

  普通居民如此,企业老板也积极主动。孝南区华厦、松达两家企业的老总都是孝感市人大代表,华厦公司内部测算应补偿1.3亿元,松达内部测算应补偿0.86亿元,地方政府委托第三方评估后,实际分别补偿1.1亿元和0.64亿元,负责人均支持同意。

  45家参建单位,28家央企,十万余建设大军,隶属于不同的管理单位,从五湖四海汇聚鄂西北,掀起汉十高铁建设的热潮。

  点多、线长、面广、人多,投资大,风险高,如何协同作战?如何避免工程建起来、干部“倒下去”?如何更好践行新发展理念?

  让党旗高扬,让党徽闪耀!工地延伸到哪里,党建就跟进到哪里,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就体现在哪里。

  省铁投集团党委深入调研,汲取各方智慧,探索出“结成项目建设朋友圈,打造党建工作共同体”“优势互补,共享共建”的大党建思路,牵头组织全线参建单位签署《汉十高铁党建共同责任书》,推出国内首创的 “工程项目+党建共创模式”,以项目建设为平台,成立党建工作协调委员会,参建各方共商共建、党建共创,促进项目建设优质高效。

  实践证明,这条由参建各方共同强化国企党建的新路径,为项目建设装上了澎湃的红色引擎。其成功经验,被省委组织部评选为全省优秀党建案例第一名。

  曾经“隐藏”党员身份的赵玉中说:“亮出党员身份后,觉得有无数双眼睛盯着,只能干得比别人好,质量要比别人高,要不然人家会笑话我的。”

  “亮身份、亮承诺、亮职责,让流动党员有荣誉感与归属感。”中铁大桥局汉十施工3A标段党委书记陈国强介绍,党员每月有活动,单位之间形成竞争,比学习、比创新、比担当、比奉献。

  一支支红色铁军冲锋在前,释放出奋发有为的强大能量。中铁武汉电气化局信号女子突击队是一支“红色娘子军”。突击队长王艳鸽团队攻关的“提高电熔和钢轨引接线模具施工效率”课题,节省了时间、提高了施工效率。

  2018年5月,在为期3个月的劳动竞赛中,41支党员先锋队带领党员和职工奋勇向前,超额完成计划目标2个百分点,成功实现了9月开始铺设长轨的目标。

  从秦巴山区到鄂北岗地,再到江汉平原,红旗漫卷,成为汉十巨龙一路延伸的不竭动力。

我们的缺点麻烦您能提出,谢谢支持!

联系我们